灣家人。

全職粉。

沒有CP下限。

有問題或想點圖歡迎利用私信呦OwO/

【跟風點文】內容有"他們擁抱,接吻"的虐文。

喻x王,喻←黃】雷者慎。 

※我覺得不虐啦....(抹臉
※打到後面因為電腦很盪,整個火氣都起來了所以亂亂的就...原諒我吧(哭
※CP很微妙,真的雷者慎
※錯字就讓他去吧,我可是有錯字王之稱的。(←
※一樣是渣文筆,不要奢求我ry(X
※可以的話,就看吧<O>


 吃完早餐後,喻文州走進了訓練室,開啟門入耳的就是大家練習時,敲擊鍵盤的聲音。
 當然還有藍雨一慣的特色──黃少天那源源不絕的講話聲。
 可是今天有點不一樣,黃少天在喻文州進門的那一瞬間明顯頓了下,撇了一眼自己後默默將自己埋到了螢幕後方。
 沒有說話聲,訓練室突然一片寂靜。
 喻文州眨了眨眼,只是向所有人打了聲招呼後就關上了訓練室的門。
 “少天,”喻文州輕喚,隨即走到了那人桌旁。”心情不好嗎?”
 “沒有隊長你是不是想多了我只是突然不想講話啊,難得我不想講話給們點清靜不好啊你說是不是阿小盧,嗯?”
 黃少天抓了下頭,將目光轉到了盧翰文身上,後者一臉茫然的回望著。
 “啊?喔,也是呢,不過少天前輩,你不講話反而很奇怪呢,如果真的不舒服就跟隊長講吧。”
 疑惑了會,盧翰文還是據實回答了,還給一旁的喻文州一個開朗地笑。
 喻文州也淡淡地回以一笑,隨即又看著少天。
 “誰說不舒服了奇怪我平時講話你們嫌吵得要命現在我不說話了你們就說我生病了啊?有沒有道理啊是不是是不是?”
 滔滔不絕地說著,也抬起頭和喻文州對到了眼。
 喻文州只是靜靜地笑著,他等著黃少天給他一個回答。
 他知道黃少天這幾天都很奇怪,只要自己踏進訓練室的門,或是出現在對方的視野內,他就會立刻安靜的向周澤楷似的──雖然話還是比周澤楷多上許多。
 喻文州向其他人打聽,但每個人就像套好話似的不透露半點風聲,唯有小盧,像是在暗示什麼的只說了一句:隊長你可以和少天前輩好好聊一聊阿,少天前輩很期待的。
 喻文州只是愣愣的,然後露出以往的笑,道謝。
 “…我說隊長阿你這笑看起來挺嚇人的我又沒有欠你幾十萬你這笑好歹也露給那興欣的葉修吧…..”
 黃少天敵不過那個笑,又是一串垃圾話。
 “少天,外面談談。”
 良久,喻文州才在訓練室大家無聲的眼神抗議中,做出了提議。

 兩人踏出了訓練室外,喻文州領路到了樓梯間,兩人面對面,沉默了許久。
 “少天,你最近怎麼了?”
 喻文州先打破沉默。
 他看著出了訓練室後,更是一句話都沒說,只是盯著地板彷彿在思考什麼。
 喻文州看了也是無奈。
 “沒什麼啊,我說過的。”
 黃少天回應著,眼神依然死盯在地板上,像尊會說話的石像。
 “訓練時的三個失誤,原本你不會犯的失誤。團隊訓練你明顯地錯過許多良機,你真的沒事?”
 看對方沒有想開口的意思,喻文州也只好主動提起最近的事。
 這次黃少天乾脆沒有開口,完全成了一尊石像。
 嘆了口氣,喻文州往前踏了一步,身過手輕拍上對方的肩。
 “不管事什麼,快快調整回來……”
 鼓勵的話尚未說完,黃少天突然一把抓住了喻文州的手,眼神直直的看向了 喻文州。
 被這舉動嚇了一跳,喻文州一時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雙眼也正盯著黃少天。
 “少天…”
 “握槽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這樣你馬那麼溫柔事要逼死誰啊?”
 “?!”
 一串垃圾話丟了下來,喻文州又是一愣。
 沒等他回過神,黃少天又是一波言語炸彈。
 “心情不好?當然不好,我每天都在想著要怎樣避著你才不會害我整個人情 緒都怪怪的,反正我就是不想看到你行了吧你滿意了吧看到你我渾身不對勁的!”
 “少天…。”
 “又怎麼了我該說的都說玩了你還有什麼事想講啊隊長大人。”
 握住喻文州的手又握緊了一些,喻文州都開始覺得有些麻了。
 黃少天剛剛說的話一字不漏地傳到了喻文州腦裡,他知道自己聽到了什麼, 也從黃少天那發紅的耳朵裡解讀到了訊息。
 但他也只是淺笑。
 因為他什麼都給不了。
 “少天,你知道的。”
 喻文州緩緩地開口了,輕晃了被抓住的手,示意著要對方放開。
 “…….”
 聽話的放開了雙手,黃少天也垂下了眼。
 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
 從他意識到自己喜歡喻文州時,他就一直都知道。
 喻文州喜歡王杰希,而偏偏王杰希也對喻文州有好感,而且在幾個禮拜前在 一起了。
 這些事只有底下一些人知道,畢竟這種事不好浮出檯面。
 黃少天很清楚,他這個感情是不會花開結果的,但他偏偏要將他那機會主義 貫徹到底。
 他和王杰希比起來,想處時間多很多,他可以常常遇到喻文州,他可以和對 方一起共進早餐午餐和晚餐。
  他很滿足,也很希望哪一天真的會給他捉到那個機會。

 但是他沒能如願,所以一天一天的過著,他越來越難過。
  漸漸的他越來越沒有耐心,越來越不敢和喻文州共處一室。
 他會怕,怕哪一天他會在對方面前潰堤。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黃少天擺起了虛偽的臉,手指握得緊緊的,都快掐出血來了。
 看著黃少天那難看到快哭出來的臉,喻文州又是聲輕嘆。
 他知道眼前和自己同時期從藍雨訓練營出來的人,從之前就喜歡著自己,  但因為從未表態,喻文州也當作自己多想。
 他喜歡王杰希,而很幸運的是他得到了他慕想知人。
 從那一刻他和黃少天之間的感情變調了,他也很清楚。
 他一直沒有主動提起,因為他希望對方能自己看清,他很關心這位朋友,但 也只限於那屬於朋友的關係。
 而此刻,喻文州很清楚將話說白對對方會有多大的傷害,但他還是決定說出 口,因為欺瞞比拒絕還難受。
 “少天,我和杰希在一起了。”
 喻文州緩緩地開口,雙眼看著黃少天。
 他看見眼前的人眼中閃過意思複雜的波動,他知道那個傷害有多深。
 但他不得不說出口。
 黃少天張了張嘴,嘶啞的聲音傳了出來。
 “……擁抱一個做紀念?”
 他原本想扯起笑的,但是那真的是難看到一個不行,看著喻文州相對從容的 臉,黃少天覺得他真的快哭了出來。
 看著黃少天的表情,喻文州以往的體貼又再次顯現,他輕攬對方,將其穩穩 地抱在懷裡。
 他知道這可能是他們最後一次坦然相對。
 突然的,少天一個抬頭,迅速的在喻文州嘴角落下一吻,那很輕很輕,一觸 及離。
 喻文州訝異地看著黃少天,他看見了那不錯看的黑色瞳中,泛出了一顆顆的 淚水。
 隨後,喻文州還來不及說什麼,黃少天就掙脫了懷抱,快步離去。
 黃少天離開的很快,快的連喻文州的對不起都還來不及說。
 整個空間恢復了寂靜,仿若剛剛什麼都沒發生。
 喻文州看著黃少天離開的地方,很久,很久。


──END

评论
热度(9)

© UING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