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全職粉。

沒有CP下限。

有問題或想點圖歡迎利用私信呦OwO/

【喻王丨柏拉圖】

※大學教授設定

※一些專業&相關知識會不足

※很早前就想寫的設定,但是會更很慢因為同時在修其它文(主要是也在同時吸收相關知識)

※OOC有



  身為一個理科教授和哲學教授能夠見面的時間真的太少了,少到只有中午午餐的那幾分鐘,好運氣點還有一小時可以讓他們聊天。
  他有試過早上去碰碰運氣,但實在不夠規律,撲空了幾次之後便老老實實地按自己的時間去上課。
  「你好像很忙?」喻文州啜飲了一口咖啡。
  「嗯?」王杰希翻閱著資料,就算是午餐時間仍不忘放下手上的工作。
  「除了午休時間幾乎不看你踏出辦公室,當然,上課除外。」喻文州看著對方專注的神情,有股想把那份資料搶過來的衝動。

  「辦公室的大家人都很好,裏頭也什麼都有,也適合討論跟讀書,沒什麼事我就不會出去。」王杰希說道,瞄了一眼喻文州後又埋頭在資料裡。
  「噢,感覺裡面像是應有盡有呢。」這代表沒有正當理由還是無法把他從資料中拉開囉?
  「那你呢??」王杰希沒頭沒腦的冒了句,讓喻文州一愣。
  「你呢?感覺你特別閒的,有事沒事就看見你。」王杰希總算抬起頭注視著喻文州。
  「啊......老是坐在辦公室挺無聊的。」還有個話多的在裏頭,他也不會待太久。

  「是麼,我以為理科的都會忙到焦頭爛額呢。」王杰希低下頭,繼續專注在他的資料上了。
  喻文州挑挑眉,喝盡最後一口咖啡,低頭看著手錶,上頭顯示著在半小時他就要去上他下午的第一堂課。
  他知道王杰希接下來都沒有課,沒準就是回家或是回哲學辦公室。
  「期中期末的確是焦頭爛額的。」喻文州重新接上話題。「但其他時間除了偶爾討論題目之外也就沒別的了。」
  「嗯,我們倒是每天都有新的事情得討論。」現在的學生思維越來越跳脫了。

  喻文州點頭,話題就這樣沒了下文,讓他有點尷尬。
  王杰希就像沒那麼一回事似的照樣看著他的資料,三不五時拿著筆註記著,白紙黑字就這樣被他加上了其他色彩。
  喻文州也就這樣地看著王杰希發了五分鐘的呆,直到王杰希提醒他該準備去備課。
  「謝謝,還真的差點忘了。」喻文州拿起放著餐具的托盤起身,看王杰希也站了起來。「等等也有課?」他明明知道的。
  王杰希搖搖頭,「等等回辦公室,反正順路。」然後率先往回收處走去。
  喻文州笑了,連忙跟上去。

  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很微妙,不是情人,只是特別好的朋友,特別好?這倒也未必,就喻文州而言,他們兩個是挺好的。
  但也有可能是他自己有著另外一份心思的關係,他是喜歡著王杰希的,所以那個好,當然就又加上了幾分。
  他覺得王杰希不是不知道,但也覺得王杰希就是這個樣子,就像他的外號──魔術師──什麼都能給你的。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喜歡上了,不知道是學校學系會上的辯論或是長期下來的相處。
  他喜歡王杰希,這好像已經成了他每天的動力。

  「辦公室......」喻文州喃喃的說。
  「嗯?」王杰希看向喻文州,喻文州唯一慶幸的是,王杰希不是連走路都在看資料。
  「沒什麼,只是想看看哲學系的辦公室。」喻文州彎起嘴角,「畢竟大家都看過理學系的辦公室了。」幾乎每天都敞開大門都有人進進出出,說沒看過的還真的是少了。
  「你知道哲學思考嗎?」王杰希突然說道。
  「嗯?你是說演繹跟歸納那些學說......?」喻文州想起學生時代教到的那些東西。

  「嗯,基本上是用歸納邏輯產生一個可信的"前提",然後再根據演繹邏輯產生各種推論、預測,然後觀察事實證據給予證實,並且產生各種學說與理論。」王杰希接著說,聽的喻文州一頭霧水,一切都太突然,無法消化的事情太多。
  「有興趣嗎?」王杰希難得的露出微笑。
  「嗯......」喻文州陷入了深思。
  「我們辦公室每天都是這樣的思考,論證,一天下來惱人的題目可多著,所以沒什麼人喜歡進我們辦公室。」王杰希聳肩。

  「是麼,我倒是頗有興趣。」感受到王杰希語氣裡的挑釁,喻文州應了下來,衝著王杰希一笑。「哲學我倒是略知一二,還希望你們多給點知識呢。」
  「是麼,那我等你下課吧。」王杰希一臉看好戲的模樣,朝著喻文州揮手,轉身往辦公室走去。


-----

會很慢更。

這裡再說一次XD

之前就想寫兩個人的柏拉圖,所以這系列沒意外是不會有床上談情的(。)

寫多久會多長不知道,但我覺得我之後會一直修吧......畢竟哲學類的東西每次寫的時候都會有不滿意的地方XD

自己也同時在繼續增進自己的知識,總之希望大家喜歡XD

同時也可以一起討論哲學QwQ

评论(2)
热度(15)

© UING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