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全職粉。

沒有CP下限。

有問題或想點圖歡迎利用私信呦OwO/

【周喻丨全】

※我流ABO

※老梗玩不膩

※冷冷西皮自己耕耕,希望記得除草澆水施肥(哭




  喻文州覺得自己身體怪怪的,但又說不上哪裡怪,肚子偶爾會悶痛,但他也沒什麼在意,想說大概天氣冷的,有點腸胃不適。

  黃少天嚷著要徐景熙煮熱湯,給全隊壓壓寒。
  
  煮是煮了,但喻文州反而吐了


  看著緊閉的廁所門,藍雨整隊都震驚了。
  「我靠這是什麼情況,徐景熙你湯裡是下了毒嗎?!」黃少天拍著門板一邊問喻文州的狀況,不問虧自家治療一句。
  「不是吧,我添了你們不就一個一個搶廁所了?」徐景熙也慌,端著溫水在門口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難不成隊長風寒了?」盧漢文說,湊在鄭軒身旁,一臉擔心。
  「我說......你們不先把隊長弄出來看個醫生嗎?」鄭軒頭疼的看著亂成一團的隊員,心裡直呼壓力山大,人沒死都被他們放死了。

  幾乎半虛脫的喻文州打開廁所門的時候被聚集在門口的隊員們給嚇著,半個字都還沒說出來就被壓到了沙發上又被塞了杯溫水,只聽見宋曉說著他去開車。
  喻文州就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被載到了醫院。


  基於個人隱私,只有喻文州一人在裏頭給醫生檢查,但拿到結果的時候喻文州傻了。
  「呃,這......」喻文州失去了以往的冷靜,平常沒什麼波瀾的臉上有了一層驚慌。
  「去跟你的Aplah說一聲吧,有他陪著你比較好過,嘔吐等不是現象會緩和許多。」像是沒察覺到喻文州的茫然,醫生祝福的拍拍喻文州的肩膀,開了一包緩和藥就沒再跟喻文州說什麼。


  一出診療室,喻文州掩飾了自己的表情,單子塞進了口袋,面對隊員們的疑問,用風寒兩個字帶了過去。
  黃少天說果然徐景熙做菜沒什靠譜,不如自己回去煮算了,徐景熙不服,兩人在車上吵了起來,鬧哄哄的,但喻文州腦裡卻亂了一團。


  回到了自己的寢室,怕黃少天突然闖進來,喻文州小心翼翼的鎖上了門。
  倒在了床上,感受到胃又是一陣翻攪,爬了起來把醫生開的藥吞了一顆,無力的又攤回床上。
  滑開了手機看微博,看見了黃少天發的貼文:
  咱們家隊長風寒啦,別想趁機攻擊我們藍雨啊本劍聖還在呢哈哈哈哈哈!!!
  果不其然的一堆慰問訊息爆了出來,但他最害怕的還是那則來自周澤楷的訊息。
  他沒能面對。

  想說裝作睡著了沒看見,周澤楷的短訊就傳了進來,逼逼逼得吵得他頭疼。
  好好休息。
  喻文州笑了,他也想,但這不是好好休息的問題,不然他也想這麼輕鬆。
  會的,你也是。
  這一回傳,周澤楷八成是想到了自己還醒著,直接電話就撥了過來,讓喻文州措手不及。


  「小周?」喻文州穩住口氣,讓自己聽起來和平常無差。
  「看你?」周澤楷表示要來找自己,喻文州愣住,他是想,畢竟他也一陣子沒看見周澤楷了,但是來了就會發現他根本沒風寒只是......喻文州沒能想下去。
  看喻文州遲遲沒有回覆,周澤楷以為人又不舒服了,直接打開了線上買票的頁面,當機立斷的買了晚上的班機。
  「晚上,找你。」然後他掛了電話。
  喻文州聽著斷線的嘟嘟聲,久久沒回過神來。


  周澤楷來到他房裡,喻文州看著眼前的人喘著氣,一看就是從樓梯衝上來的,他頓時就笑了,但也只有一下下。
  「沒事?」周澤楷看著喻文州沒一點風寒的樣子,就是蒼白了點。
喻文州搖搖頭,看起來有點遲疑。
  熟悉的Alpha味道包圍著他,令他感到安心但同時也讓他無所適從。
  周澤楷皺著眉,他不喜歡有所隱瞞的樣子,走到了喻文州身邊坐下,他攬過了對方,靠在對方頸窩,就像他們每次見面都會做的那樣。
  然後他發現了,喻文州味道中的那一點不一樣。


  疑惑著抬起頭看著喻文州,周澤楷像是在詢問什麼一般直直看著。
  喻文州被看煩了,撇過頭摸索了自己褲子口袋,任命一般地將紙攤開在周澤楷手裡。
  然後再看著周澤楷的臉,看著周澤楷先是震驚再來歡愉接著帶著那一點點愧疚。
  其實這樣也挺好的,他喜歡周澤楷那不加掩飾的樣子。


  心中的疙瘩不見了,喻文州輕鬆了起來,將紙又折了起來,放到了周澤楷上衣的口袋裡。
  周澤楷不解,喻文州也只是笑。
  「高興?」
  周澤楷愣了愣,之後露出了他那以往靦腆的笑,眼裡帶著光。
  「高興。」
  「那好,我也高興。」喻文州輕聲說,主動吻上了周澤楷的臉頰。


  ── END

评论(7)
热度(68)

© UING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