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全職粉。

沒有CP下限。

有問題或想點圖歡迎利用私信呦OwO/

【喻王丨HP PARO】Dating

※噗浪小伙伴的TAG綜合文

※什麼魔藥什麼效果什麼用途都是編的(。
※雪貂是私心(。
※我忘記是周末活動了原諒我XDDD(打完才發現

※點文TAG:下午茶,美手,吻,試管,肉。
※指定PARO:HP


  王杰希收到邀請是在他剛給一群二年級學生上完魔藥課的時候,他巡視完教室,確定沒有任何學生遺漏東西在這裡,抬起頭就看見一隻雪白的貂咬著一小捲羊皮紙出現在他桌上。
  他疑惑了幾秒,隨即會意過來那雪貂的主人是誰,無奈的彎起嘴角,他走回講桌,伸出手摸摸雪貂的頭,小動物撒嬌般的爬到肩上,長長的身體貼在他脖子上。
  攤開羊皮紙,流暢優雅的字體出現在眼前,開頭是普通不過的招呼語,後頭才說出了寫信人的目的。

  今天要不要去趟活米村喝點奶油啤酒,當個下午茶呢?
  我很期待這次見面。

  時間和會面地點你知道的。 喻文州

  王杰希撇撇嘴,將內容又看過一遍後又收了起來,放到一旁上課的講義堆上,準備一起拿回辦公室。
  剛開始收拾,原本肩上的雪貂叫了聲,跳到了桌上,緊咬住王杰希的袖子,使勁的往羽毛筆的方向拉。
  「要回信?」王杰希說,雪貂又叫了聲,跑到了空白羊皮紙上窩著。



  天空下著細雪,但沒有澆熄了三年級生前往活米村的興致,王杰希裹緊了斗篷,站在玄關望著天空,幾隻灰鷹在天上滑翔。
  「久等了。」喻文州的聲音出現在背後,他一手摟住王杰希的腰,在個沒人注意到的角度吻了下對方臉頰。
  王杰希急忙後退,有些惱怒的看著喻文州。「可能會被發現!」
  「原來杰希前輩會在意這個嗎。」喻文州笑,隨後又補上了道歉。

  「嗯?今天陪學生去活米村的老師是你們啊?」負責看有沒有低年級生偷偷混在其中跑去活米村的林敬言接過兩人的申請書,將紙張收進了大衣口袋。
  「是啊。」喻文州笑笑,拉著王杰希就往活米村前進,沒讓對方知道他是偷偷換班的事實。

  「你遲到了五分鐘。」前往活米村的路上兩人幾乎沒有交談,雙腳踩在雪地上發出的沙沙聲以及身旁激動學生的討論聲成了他們的背景音樂。
  王杰希其實不會去在意這些,但此刻他卻覺得氣氛尷尬,他的手還被喻文州跩在口袋裡,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對方扣在指縫裡的手指溫度。
  他必須說點什麼。
  「上課出了點意外。」喻文州應到,他轉過連看著王杰希。「蠻有趣的意外。」
  王杰希挑起眉,他知道喻文州負責的科目是黑魔法防禦課,但他可不認為這堂課發生的意外會有多“有趣"。
  「一個學生帶著昏迷藥劑來我的課堂,不曉得是怎麼回事,我猜大概是玩開了,於是我班上多了一堆昏迷學生。」喻文州意味深長的看著王杰希。「我得把他們一個一個帶去醫護室找袁柏清,你知道教室跟醫護室間的距離。」
  王杰希輕咳了幾聲,他知道喻文州在暗示什麼,上一堂他交給那些二年級生的內容就是昏迷藥劑,專門給昏迷咒練不好的巫師使用的藥劑,有時也比施魔法來的方便。
  而他沒記錯的話,他們的下一節課就是喻文州的黑魔法防禦課。
  「我想你可以從這東西上找出是哪位學生。」喻文州用另外一隻手從斗篷口袋拿出一管小小的試管,將它放到王杰希手裡。
  「我以為你們知道是誰。」王杰希疑惑的說,看了一眼透明試管,將它放到了口袋。
  「我想把這個樂趣交給課程老師會比較好。」喻文州笑得燦爛。
  王杰希的背後吹過陣陣冷風,他又將斗篷給裹得更緊些。



  他們開始交往是在上個學期初的時候,王杰希那時候正在魔藥課教室發放一小張調製步驟在各個學生桌上,這是他在上課時的習慣,他不常使用黑板,應該說不習慣,所以大多都以紙張和口述居多。
  所幸是他講課還算有趣,沒有學生分神。

  叩叩。
  敲門的聲音在空蕩的教室中迴盪,王杰希抬起頭,看見喻文州正靠在門板上,臉上掛著那平常的微笑。
  「想問能不能跟魔藥學教授借一點時間呢?」他問。
  將手中剩下的幾張紙擺好,王杰希走向前。「之後要還我麼?」他玩笑道。
  「那我用我未來的一輩子拿來慢慢還你吧。」喻文州應著,他也向前,兩人靠得很近,鼻子碰著鼻子,氣息互相交換著。

  「可以啊。」王杰希主動吻了上去。



  空氣勢濃稠的,室內的溫度明顯比外頭高上許多,重重的喘息聲在飄盪,其中還夾雜著細碎的呻吟聲。
  原本是一個平淡不過的下午茶,應該說,一個單純的約會,但只比上葉修能再多喝一些些的王杰希在喝了半瓶奶油啤酒後就呈現了陣亡狀態。
  因為酒精的關係而泛紅的臉頰,襯著棕色的髮絲,在喻文州眼裡簡直相配到不行,再三思考後,他問了老闆娘,將人帶到了酒館樓上的客房歇息。
  起初是休息沒錯,但因為醉了而有些迷糊的王杰希趴在喻文州肩上,溫熱的吐息灑在喻文州脖子上,不時還喃喃的念著喻文州的名字。
  如果沒有任何反應,他還真的太君子了。
  可惜,他不是那麼想當君子。

  將人壓在身下,他親暱的吻上王杰希眼皮,在依次往下,最後深深的吻上對方的唇,撬開了唇齒,纏上了舌尖,奶油啤酒的甜味交雜在其中,喻文州甚至有更甜的錯覺。
  感覺到對方的手觸上自己臉頰,他睜開眼睛,抓住了那雙手,像是照顧寶物一般的細細吻過,在指尖處用熟頭輕舔,用著眼角看著王杰希的反應。
  王杰希半睜著眼,眼神矇攏的看著喻文州,指間傳了的濕潤觸感讓他有如觸電般的輕顫,有些羞怯的想抽回雙手。
  但喻文州怎麼會放過對方,他翻過手掌,舌間劃過掌心,留下一道水痕。
  發癢的感覺讓王杰希呻吟出聲,喻文州傾下身在對方耳畔喃喃的說著。「你的手真的很漂亮,難道都沒有人為此著迷嗎。」他咬住耳垂,又吻上脖頸,雙手扣上對方的手,壓在身側。
  「意思是,你只愛我的手囉?」尚還有一絲理智的王杰希開口說道。
  「你的全部都令我著迷,不是嗎?」喻文州吻上了王杰希,不再讓對方發出任何字句。


END

评论(2)
热度(40)

© UING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