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全職粉。

沒有CP下限。

有問題或想點圖歡迎利用私信呦OwO/

【喻王】男友力三十題【1-10】

※到後面有點,不及男友力(?

※稿子中的深呼吸



1. 傾向一邊的傘

     那天B市下了場大雨,來訪的喻文州唰的撐開了帶來的傘。
     「站過來點。」他攬住王杰希的肩膀,將他帶進傘的範圍。
     「你這樣會淋濕吧。」王杰希注意到那明顯只能容納一個人的傘,已經有一大半都傾向自己,而撐傘的那個人肩膀已經濕了一片。
    「你沒事就好。」喻文州笑笑,摟住肩膀的手又收緊了些。

2.”我一直在這裡。”

    微草因為一些不可避免的失誤而失了大局,錯失了冠軍的機會。
     安慰了隊員,王杰希帶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房間,卻發現喻文州早已站在那裏。
     「怎麼沒說一聲?」王杰希問,為了確認自己是不是漏了訊息,他將手機拿出來確認了一遍。
     嗯,沒有。
     喻文州沒有說話,走向前抱住了王杰希。
     「很累吧,辛苦了。」喻文州輕聲說道。
     王杰希突然明白這人的目的,心中湧出了一陣陣暖意。
     低下頭靠在喻文州頸肩,他撒嬌似的回抱回去。
     「我一直在這裡。」他聽見那人說。

3.晚安

     同居後的生活看似美好,但睡前總是有件令喻文州苦惱的事情。
     ──叫王杰希睡覺。
     王杰希總是堅持著覆盤和卻認微草上下各事物,還要整理他的筆記,再輸入電腦做成備份,等這些都完成了,他才會睡覺。
     這些他以前都任由對方去做,但當他某天發現對方直接睡在書房哩,還嚴重睡眠不足的時候,便下令對方必須調整作息。
     「微草大隊長,該睡覺了。」喻文州在王杰希耳邊輕聲,伸出手將電腦螢幕電源鍵按掉,逼迫對方停下手上工作。
     鍵盤的聲音啪啪作響,王杰希憑著印象繼續輸入著文字。
     「這個弄完就可以了。」王杰希回應道,自己按開了電源鍵。
     無奈地按住對方的手,喻文州扳過王杰希的臉。「不行,你最近黑眼圈又加深了是不是?」他手指婆娑過王杰希的下眼皮。
     「沒有的事。」王杰希垂下眼,他知道自己最近又熬夜敖過頭了。
     「睡覺了,好嗎。」喻文州溫柔的說,語氣中帶著不可駁回的氣勢。
     嘆了口氣,王杰希收拾了東西,將電腦關機。
     喻文州滿意的親上王杰希眼皮,手指滑過腰部,還用手偷捏了幾下。
     「睡覺,不要亂來,明天還要回微草。」王杰希按住那不安分的手。
     「我知道,」喻文州拉著人回到主臥房,躺下後將人擁到懷中。「晚安。」
     「晚安。」

4.讀心術


  「我猜是左邊。」喻文州說,語氣有十足的把握。

  王杰希嘆了口氣,老實的攤開左手,手裡靜靜地躺著帳號卡。「又被你猜中了。」

  為什麼老是被猜中呢,真那麼明顯?

  「你在想我為什麼會知道麼?」喻文州笑,將那屬於魔術師的帳號卡拿了起來,在手中把玩。

  王杰希挑眉,示意對方繼續講下去。

  「你每次在讓我猜的時候,眼睛總是有意無意地瞄向正確的那一邊,而那隻手則會比另外一隻手還要僵硬的多。」喻文州拉起王杰希的左手。「你在煩惱事情的時候會一直緊皺著眉,連我在吻你的時候也是。」

  「你觀察的還真清楚。」

  「當然,然後當你要我的時候,眼睛會游移,會比平常還更愛撒嬌,也許你沒注意到,但那還真是不得了。」

  「那我還真的不曉得。」王杰希覺得臉上一陣燥熱,眼前的男人把自己看的那麼透徹,還臉不紅氣不喘地說著那些話。

  「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喻文州說,吻上了王杰希的手指。


5.”只要你要”


  難得的休假,喻文州和王杰希在瑞士的小鎮中閒逛,只要有感興趣的店就去逛,整天下來還算充實,即使可能比平常還要疲憊。

  「冷了點,但還算不錯。」王杰希拉了拉圍在脖子上的圍巾,吐出的氣息化為陣陣白煙。

  「冷麼?」喻文州關心的問。

  「有點。」王杰希牽上喻文州的手,而喻文州將手塞進了自己大衣口袋,瞬間的暖意傳了上來,兩人都往彼此靠了靠。

  「找個地方坐著,喝點熱茶?」喻文州又問。

  「好。」王杰希點點頭。

  兩人立刻在鎮上尋找人較少的小店,等找到後兩人找了個角落位置,因為室內較為溫暖,王杰希拿掉了圍巾。

  「我想,就喝點伯爵茶吧。」看著琳琅滿目的菜單,王杰希決定著。

  「那就喝那個吧。」喻文州微笑著將菜單遞給了服務生,轉過頭盯著王杰希看。

  「你今天怎麼那麼好說話?」

  「我不是平常就這樣麼 ?」喻文州笑。

  仔細想想還真的是這樣,認為自己多想的王杰希沒有問下去,轉而聊起了其他話題。

  喻文州聽著,適當地做出回覆。

  其實只要王杰希要的,他都會去做到。

  王杰希想看整片星空,他就買了間有露天屋頂的房子,每天晚上陪他看星空。

  王杰希想要養寵物──即使他沒有明講──他帶著他去領養了一隻灰斑貓。

  因為他是王杰希,因為他是他摯愛的人。

  只要你要,我都會給你,就如我用著全部去愛你。


6.過馬路時輕輕扣上手腕的那隻手


  倒數歸零,綠色的號誌亮起,王杰希一個跨步往前進,一隻手握住了他手腕,王杰希下意識地回頭看。

  喻文州笑著沒說什麼,站到了對方身旁,兩人並肩前行。

  握住的那雙手十指緊扣,就如同他們感情一樣,互相交織著。


7.留有餘溫的外套


  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上蓋著不屬於他的外套,上頭印著藍雨大大的隊徽,亮麗的藍色映入他眼簾,上頭甚至還留著擁有者的餘溫。

  桌上靜靜地躺著一張紙條,清晰俐落的寫著幾個要他別再那麼操勞等字句。

  勾起嘴角,他拉開了抽屜,將字條好好地壓在了一本筆記本裡頭。


8.肩膀


  王杰希很喜歡枕著喻文州的肩膀睡,軟軟的頭髮總是搔的喻文州發癢。

  喻文州也很喜歡窩著王杰希的頸肩,無患子的清香讓他整個人很放鬆。

  他們會抵著對方的肩膀靜靜地聽著對方的心跳,這讓他們知道他們擁有彼此。

9.恰到好處的距離感

  喻文州比王杰希矮了三公分,是沒有仔細觀察便不會發現的差距。
  但他對此沒有任何意見,覺得沒有什麼不好,不需要費力彎下腰去擁抱,不需要墊起腳尖去親吻。

  恰到好處。


10.指尖


  喻文州很喜歡親吻王杰希的手,從骨節到指尖,都會輕柔的吻過。

  他說這是情調,也說這是某種依賴的證明。

  緊緊的握住對方的手,喻文州傾下身輕啄那露在外面的手指指尖。

  「你是屬於我的。」他笑著說。


评论(4)
热度(45)

© UING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