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

全職粉。

沒有CP下限。

有問題或想點圖歡迎利用私信呦OwO/

【葉方丨ABO丨At this time】

※自我流ABO設定

※架空背景,與原作完全不同設定

※只是突然想到寫了下......但好像有點亂啊

※OOC,私設有

※不要問我標題怎麼叫At this time,我沒梗了嘛QAQ

※明天更昊皓orz

 

 

 

 

  早晨的陽光照進了窗子,啾啾的鳥聲傳進了床上的人兒耳裡。

  有人在外頭說著話,像是單方面的爭吵,聲音細細碎碎的傳到了二樓。

  那人翻了身,一把抓起棉被罩住頭,打了個哈欠後又陷入深深地熟睡。

 

  不久,有人掀起了棉被,冬天的寒冷灌進了被窩,那人醒了過來,睜著還有濃重睡意的眼睛看著站在自己床頭的人。

  「起床啦。」那人露出燦爛的笑,手裡還拿著一杯不知名的飲料。

  「今天沒事,我要多睡會。」床上的人咕噥了聲,搶過棉被翻過身準備繼續睡覺。

  「別再睡啦,老闆娘要拿刀殺人囉。」那人嘖了聲,將杯子放到床頭的櫃子上,脫掉了鞋子爬上了床,直接將被子給抓了起來。

  「靠......。」那人咒罵了聲,支起了身子做勢要搶回棉被。「方銳你這傢伙給不給人休息啊?哥昨天大半夜才回來!」

  「嘿嘿,老闆娘可不吃這套。」被稱作方銳的少年露出了笑容,抓著棉被跳下床。「你再不下去就沒你的早餐啦。」說完,就抓著棉被蹦蹦跳跳的不知道往哪去了。

  「嘖......」男子有些不滿的抓了抓雜亂不堪的髮,伸手往桌上拿了菸盒,隨手點燃了一根,走到了窗前把窗戶打開。

  有些刺骨的寒風吹進了房間,男子不以為意,吐了口菸,煙圈消失要空氣中。男子笑了笑,便在窗台看著,慢慢地抽著菸。

 

  抽完菸,男子抓了床頭的毛巾走進了浴室,轉開了水龍頭用手接了水之後直接往臉上潑,用個三次後才抓起毛巾將臉擦乾。

  「都是那傢伙的味道。」男子喃喃的說著,抓起牙刷和牙膏,刷起了牙。

  那名叫做方銳的少年,是個Omega,雖然是Omega但卻沒有自我保護的自覺,常常跟著Alpha到處玩,不過因為本身個性的關係,目前還沒出過事情就是。

  每個Omega都有特殊的味道,就只有Alpha才聞的到,方銳的有著香甜的奶油味兒,裏頭還混著點微苦的焦糖。

  而男子是個妥妥的Alpha,有時也會對方銳的一些奇怪舉動感到不解。

  男子吐掉了口中的泡沫,用手接了水漱口了一番,拿起毛巾邊擦嘴邊往外走,剛好聽到房門外傳來老闆娘的呼喊聲。

  「葉修你是要摸多久!!早餐要丟了啊!」

  「這就下去了!」葉修回喊了句,換了件上衣褲子,隨便梳了下頭髮就往樓下走去。

  這時葉修21歲,方銳17歲。

 

  「拖拖拉拉的,敢不敢以後都給我睡那麼晚!」陳果對著從樓梯上走下來的葉修說道。

  「當然可以。」葉修打了個哈欠,昨晚接近凌晨兩點才解決任務回到興欣,現在早上七點就被挖了起來,嚴重的睡眠不足。

  「你敢!」陳果抄起桌上的叉子,豪不客氣地往葉修丟去,而背後者輕而易舉地躲過了,叉子穩穩地插進了葉修身後的柱子。

  「老闆娘一道早脾氣火爆會老更快喔。」葉修不當一回事,拉了椅子就做了下來。

  「還不是你害的!」陳果吼道。

  「好啦,果果一早生氣傷身體的,你也知道嘛,別跟葉修一般見識。」一旁吃著早餐的蘇沐澄開口,安撫的將陳果拉回自己座位。

  「哼!等等門口和樓梯口的血跡自己擦乾淨!包含你脫下的那身衣服!」陳果瞪了眼葉修,沒再去吵什麼,和蘇沐澄、唐柔聊起天來。

  葉修點了點頭,將最後一口早餐吞進嘴裡,這才抬起頭看著坐在自己身旁的方銳。

  「你把棉被拿去哪了?」

  「嗯?拿去曬啦,老闆娘今天要曬棉被來著。」

  「......」葉修沒有說話,將餐具盤子收一收,起身走到流理臺放著。伸了伸懶腰,抬眼看了下窗外的天氣。

  「好天氣真適合睡覺阿。」然後就乖乖地拿起放在雜物櫃的拖把,老實地往門口走去。

 

  葉修是賞金獵人,常常到鎮上尋找可以接,又有報酬的任務。用任務得到的賞金來支撐興欣的日常花費。

  而他有個合作多年的伙伴,蘇沐澄。他在之前和蘇沐澄和他哥哥一起住在森林裡,蘇沐秋去逝後,葉修便帶著蘇沐澄過著賞金獵人的生活。

  雖然陳果多次表示其實不需要他們那麼費盡生命危險,他也是有自己的工作可以賺錢,要他們換個安全點的工作。

  葉修和蘇沐澄笑了笑,只回了句:從小就在幹這行,突然不做了反而會渾身不對勁。

  陳果被堵的不知道要說什麼,便也隨便他們去了。

  興欣原是個在森林裡的小小農舍,平常養雞養鴨,可以賣找到鎮上,而他從之前就認識的好友,唐柔,其實是鎮上小有名聲的唐氏事業的女兒,定時會有人送生活費來,而唐柔也全數放在生活上,表示自己用不到那麼多,一起用剛剛好,所以興欣是不缺錢的。

  接著胡亂的幾個人也住進了興欣,每天過著豐富又吵雜的生活。

  方銳是魏琛某天去樹林裡打獵時帶回來的,說是在打獵時突然衝出來跟自己搶獵物的,魏琛看他身手不錯,便把他帶了回來。

  「把興欣當孤兒收容所啊?」葉修當時開玩笑地說著。

  那時方銳15歲。

 

  葉修之後問方銳為什麼出現在森林裡,方銳都說從小就生活在森林了,父母過世不久都自己生活,然後就遇到了魏琛。

 方銳像是沒見過世面的小孩,是興欣裡除了包榮興之外最有活力的了,每天在森林裡玩耍,夕陽西下時才回來,偶爾會打獵個什麼回來,有時會帶著不知道那裡受的傷,被陳果罵得臭頭。

  漸漸的,他對葉修三不五時跑小鎮,或是常常一兩天沒回家的事情感到好奇,某天就巴著葉修要問出個所以然,葉修被煩夠了,便把自己去鎮上接任務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以為講完就沒事了,當下方銳問完後也是乖乖地就回房裡睡覺去了。

  隔天清晨,葉修將馬牽出了馬廄就看見方銳穿著斗篷,手裡拿著短刀,朝著他露出微笑。

  那時方銳16歲。

 

  將拖把放回了雜物櫃,葉修將手洗了洗,準備走去洗衣房,他就聞到了熟悉的味道。

  「幹什麼,小鬼。」葉修轉過頭,看著站在自己身後的方銳。

  「你說誰小鬼阿,老闆娘要你去森林裡採些莓果。」方銳說道,塞了個籃子道葉修手裡。

  「莓果?幹啥用?」葉修疑惑。

  「叫你去就去!」不知何時出現的陳果說道。

  葉修無奈地抓起掛掛鉤上的斗篷,回頭對喬一帆喊了聲。「小喬你跟我一道去。」

  正在喝水的喬一帆趕緊應了聲,也穿上自己的斗篷,跟著葉修去了森林。

 

  「我說搞什麼老闆娘和方銳都神秘兮兮的,雖然現在還早,但幹嘛突然找莓果?你們這幾個不是不愛吃酸嗎。」葉修問喬一帆。

  「還是會吃的。」喬一帆苦笑。「葉修前輩不知道嗎?」

  「別前輩前輩的叫,怪不習慣的。我應該知道啥?」葉修說道,撥開了草叢尋找著莓果。

  喬一帆是他在鎮上認識的,原本是南方微草獵人公會的人,但因為風格和微草不同,便道了興欣找葉修學習。

  「今天是方銳的生日啊。」喬一帆有些驚訝地說著,今天興欣一早就開始忙碌著,都是為了籌辦方銳的生日。

  「別跟我講是要辦驚喜派對啥的啊,我看本人對自己生日清楚得很。」葉修輕笑道,將幾顆莓果放到籃子裡。

  「當然不是,但是還是要慶祝啊。」喬一帆彎起嘴角,面對著葉修。「畢竟是18歲生日嘛。」

  葉修聽了愣了愣,將最後幾顆莓果也丟到籃子裡,起身從口袋裡拿出了菸,點燃。

  「18歲啊......。」他喃喃的說著。

  手裡的籃子還殘留著方銳身上的味道,淡淡的奶油味傳到了葉修鼻腔。

 

  提著籃子,兩人回到了興欣,喬一帆接過籃子,和安文逸一起到洗手台清洗去了。

  葉修還叼著菸,環視了一下屋內,決定還是回到房裡補眠。

  剛踏上樓梯,就和蘇沐澄撞個正著。

  「葉修!你來的剛好,一起編花環吧。」不等葉修做回應,蘇沐澄就拉著葉修往外面草地跑去。

  草地上放著剛採回來的花,唐柔和莫凡正坐在草地上忙碌著,蘇沐澄拉著葉修加入其中。

  以前蘇沐澄就會拉著葉修做花環,簡單的花環還不算難倒他,但這種蠻女孩子的事情他也不是特別喜歡做。

  「呦,莫凡你這小子看不出來你還頗上手的啊?」葉修看見莫凡熟練的編織著,便開口。

  「......」莫凡沒作聲,瞪了一眼葉修就繼續手上的動作。

  真冷淡啊。葉修心想,也從花堆中拿起了花,慢慢地編了起來。

 

  太陽西下,陳果在門口對著還在草地上忙碌的人喊著可以開始了,便又回到屋子裡。

  而葉修他們早就結束了編花環的任務,由葉修領著練習起了打鬥。

  擦了下臉上的汗,蘇沐澄將為了方便行動而豎起的頭髮放下,轉過頭看著唐柔。「要不先沖洗一把在慶祝?」唐柔點了點頭,兩人就趕緊跑回了屋子。

  一直不作聲的莫凡也趕在兩人身後,葉修看見後忍不住心想,不會吧,難不成這莫凡少女心裡?

  而他完全忘了,如此不當一回事的,還只有他自己一個。

 

  『祝你生日快樂!』

  羅輯和包榮興兩人手工製作的拉炮炸開來,七彩的碎紙撒了出來,其他人鼓起了掌,陳果在方銳額頭落下了一吻,祝福方銳之後的人生也可以如此快樂自在。

  其他人相繼送上了祝福,最後輪到了葉修,葉修抓了抓臉,走到了方銳面前。

  「生日這種事哥是沒再過,也不知道要怎麼說比較適合,但就生日快樂啦,小鬼。」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用細籐編織的手環,上面有著一株酢漿草。

  他將手環放到了方銳手上。「祝你接下來平平安安啦。」葉修揉了揉方銳的頭,露出了微笑。

  「謝啦!」方銳立刻將手環戴上手臂,舉的高高的給每個人看了一輪。

  「沒想到你這麼用心啊?」蘇沐澄走到葉修身邊。

  「突然想到罷了,而且沒準備絕對會被老闆娘打死。」葉修吃了一口蛋糕,莓果酸甜的口感瞬間充滿他口腔。

 

  大夥兒大玩特玩一番後,各自收拾回到了房間準備休息,葉修在後面的遊戲中被其他人聯手,連續輸了好幾輪,滿臉被塗滿了奶油。

  「所以說我才討厭生日......。」洗完了澡,葉修裸著上身穿著輕便的七分褲坐在床沿,拿著毛巾擦著還有點潮濕的頭髮。

  突然一股味道傳進他鼻腔,他抬起了頭盯在門口。

  他很清楚這個氣味,是Omega發情的信息素。

  而就他所知道的,興欣的Omega沒有幾個,但是這味道他無比熟悉,因為是他每天清晨,出任務時,出現在他周遭的味道。

  香甜的奶油味,裏頭還混著點微苦的焦糖......但是此時還混雜著點,濃稠的蜜糖味,整體很像牛奶糖。

  Omega的味道越來越濃厚,身為Alpha的葉修下意識地就對信息素有了反應,他起身走到了門前,他感覺到那人就在門後。

  大腦脹痛著,不對的告訴葉修,要將門後的那個人,擁入懷中,狠狠地掠奪。

  葉修克制著,將門打開,看見的是蹲在自己門口,痛苦喘息著的方銳。

  「......方銳?」葉修開口道,連自己都嚇了一跳,自己的聲音是如此的沙啞低沉。

  「葉修......。」方銳抬起了頭,情慾充斥著他全身,臉上泛著紅潮。「我......」

  「發情期,我知道,我聞得出來。」葉修吞了吞口水。「我拿藥給你。」他轉過身,就感覺到有人抱住了他。

  「葉修......。」方銳緊緊的抱著葉修的腰,發燙的身體貼著葉修裸露的上半身,濃厚的信息素刺激著葉修最後的理智。「抱我......。」

  葉修最後的理性被衝破,他轉過身擁住了方銳,感受到了那體溫,而他要擁有他,現在就要。

  葉修關上了房門,小心起見的他鎖了起來,將人抱到了床上。

  「嘖嘖嘖,真是令人感到麻煩的小鬼啊。」葉修彎下身,喃喃的說著,吻上了方銳的唇。

  這時葉修21歲,方銳18歲。

 

※之後要和朋友合本的,就先放上來啦,希望能在四篇裡幹掉他orz 

有錯字請包容QAQ

评论(7)
热度(16)

© UINGU | Powered by LOFTER